共  享  经  济  研  究  院
Sharing the economic research institute
搜索
中国分享经济还奔跑在上半场
发表时间:2018-06-12 09:49

   

陈驰---小猪短租CEO

  各位领导各位嘉宾上午好,刚才三位领导已经高见的把共享经济的趋势发展和面临的挑战做了非常高见的阐述。作为一个企业家或者作为一个创业者,我想给大家分享一下我们是怎么去看分享经济对于企业和创业的机会。那么一年前的话,整个共享经济大家说它是在一个风口上,很多媒体在讲一个词叫做万物都可以共享,好像共享经济已经变成了一个巨大的风口,这个是中国创业环境里面经常用的一个风口的名字,飞猪的理论。

       比如说讲的这个寒冬的问题,这里面可能是面临着一些什么样的问题,比如说大家会谈到,所谓的共享经济是要去降低对物质的使用,降低对增量的追求,更多的通过对分享的使用权的,来降低对环境的依赖,对环境的污染,改变人类的生活方式。但是看到创业中出现了大量的浪费,比如在共享单车这个项目中。另外虽然说万物可以分享或者共享,但是大家看到了一些,看起来匪夷所思的创业过程中,比如说什么马甲共享啊,雨伞的共享,在很多的媒体或者是大部分人看起来是匪夷所思的,它不可能发生。但是这种巨大的泡沫,所以有很多寒冬或者创业唱衰的论调也开始起来了。但是作为创业者怎么去看,在未来的趋势里面去找到自己应该适合你的创业方向,然后怎么在创业过程中把握住这一轮共享经济的大潮,所以我给大家分享的就是我内心的感受。首先共享经济可能是在一个大浪里面,但是这个浪潮到底意味着什么,从企业的角度,我认为是三点。

      第一点是未来的20年、30年乃至更长的时间,我们整个经济的发展或者经济的增长或者创业的机会,要从追求增量要变成依赖于存量去做增长或者是创业,怎么说。明年是2018年是中国改革开放40年,这40年其实是中国一个快速规划的进程,就是咱们历史上从没有出现拼搏这么大这么快的规划的进程。这意味着中国其实从一个所谓的物质短缺进入到一个物质相对丰盈的阶段,用价值为主。过去中国人在房和车这两个最大的资产里面,我们第一没有太多的住房去居住,第二大量的家庭其实是只有自行车没有汽车,但是在今天,我们家庭的人均住房的面积,我们家庭的车辆的拥有已经进入了一个非常,全球应该是非常靠前的一个阶段。就是因为我们大量的资产通过规划已经可以进入到家庭里面,这是一个存量的增长。另一个所谓的存量它不只是物质,它可能是一个虚拟的物质,比如说我们谈到的共享经济里面出现的人的剩余时间,人的认知领域的分享,也就是规划的过程当中第一是生产效率的提高,大量的劳动人口的时间可以从工业化的环境转移出来。另一个是通过我们整个社会知识的积累,教育的发展,大量的人口掌握了足够多的知识和经验和技能,它可以被分享出来。所以整个分享的基础不只是物质的,还有知识的基础。这个是未来我们看到创业机会当中最大的一个趋势基于存量可以变成未来增长和创业最大的机会,也就是非。第二个是整个社会的信用化的这个,信用社会发展的趋势。我们可以看到过去的40年来工业化进程,其实一个负作用是什么,是把中国原有,带有很多农业社会色彩的,熟人社会信用机制闭环,把它破除了,我们基本上在广州、北京这样的城市,已经进入了一个全局的陌生的社会的一个阶段。

    因为这个原有农业社会的那种熟人关系已经完全解体掉了,所以你看到到熟人社会可以分享的一些事件,进入新的陌生社会的时候它就不能再发生,因为信用体系发生了深刻的变化,这个闭环已经破掉了。所以在我们5年前创业的时候,大部分人对中国做共享经济当时是持一个所谓的怀疑的态度,认为中国当时的信用体系和社会的道德观念,不太适合去做P到P端的这种所谓的人际之间的分享,因为信用体系不支撑。但是它没有看到一个重要的趋势是,随着工业化进程进入一个尾声或者是一个高峰的阶段,新的信用闭环开始在陌生的社会开始发生变成。比如说我们支付体系的闭环,我们全局的二代身份证的实名制,我们真人系统的发展,以及作为很多商业领域里面,不断的以商业闭环的形式,新的信用机制开始快速的在闭环起来。

  可以让分享经济以去中心化的方式里进行。第三个趋势是整个矛盾组织的方式或者商业组织的方式,从工业化、中心化、规模化、标准化开始变成去中化的趋势,或者叫一个去工业化的趋势。就是说未来很多劳动的组织方式可能会是一种自顾型的方式在发生,这个就是在两个星期前张主任组织的在乌镇互联网大会里面的分论坛,分享经济的论坛,我跟蔡诗在讲要做。他认为未来的劳动组织方式,很多都是所谓的叫群众经济,每个人都不会在受雇于某家公司或者组织,他基于整个互联网或者整个社会的附能,他可以以个体的方式或者小团队的方式参与到新的经济模式里面来。这三个趋势融合在一起就意味着巨大的一种新的商业机会,对于很多创业者或者企业家,你们要去深度的思考,未来你的创业或者你的新的方向,是沿着工业化的方式去做增量,更去做中心化的趋势,还要依赖于原有所谓信息的对称,信用社会,这种人到人的信用机制不完全的时候,依靠工业化的、规模化的、品牌化的方式去解决信息不对称,还是基于新的信用体系,开始用新的交易的方式去构建新的商业模式,这个是要大家去思考的问题。那么今天我们看到的就是小猪租房的分享,其实就是这三个趋势的集合。比如说我们的房源的供给,是来源于存量的方式,陈破的闲置的房间。那么这个经营的主体不再是酒店不再是公司,而是房屋的主人或者是说这个城市的对民宿有这个创业热情的一小波人,或者一个小区的组织。他们参与到我们的新型的网络里面来。

  然后交易的方式不再依赖于传统的工业社会中消除不对称的方式,信息不对称的方式,而是依赖于新的信用体系,新的交易闭环,去人和人之间,陌生人之间可以去发生交易决策,可以去分享彼此闲置的资源。第二是作为企业来说的话,当然要去选择一个时机的问题。我刚才讲的所谓的三个趋势,比如说存量的资产,信用体系和去中心化的趋势。但是在企业实际的实践中,你要关注每个趋势下面实际当前的趋势是什么,如果你做早了,有可能这个交易的模式或者分享的模式还非常非常的大,你在建立你的平台的机会的时候,你会发现极其的困难,你很难跨越那些所谓的鸿沟和障碍,你所需要的所谓的资源和时间是非常非常大的。但是如果你进入晚了,有可能别的平台就占据了所谓的一些高点,那么平台的机会基本上是吧。赢家会通吃,你进入晚了有可能就没有你的机会。所以这时候你要去极精确的去判断,这个共享经济发展到当前的社会,特别是在中国的社会,它的边界是一个什么样的情况,你是可以马上突破这个边界,还是离这个边界比较远,这个是需要你判断的。那么2012年,两个比较典型的行业,一个是车辆的分享,一个是住房的分享。为什么当时会从这两个领域开始,是因为这两个领域资产都是比较重,一个是房一个车。当2012年的时候社会的职业还很多,分享的摩擦,交易的摩擦还比较大的时候。

       如果分享的资产比较重,一旦分享成功的时候,它能带来的所谓的边际的效应是比较高的,或者是带来的收益是比较高,所以都是从一些比较重的资产去开始。所以我的问题是在于未来整个趋势,当我们的社会信用机制更加的发达,当我们的去中心化的趋势越来越明显的时候,其实一些低价值的一些领域里面也会发生一些很大规模的分享,比如说当大家嘲笑所谓雨伞的分享,雨伞分享看起来在现在的社会信用的机制下面,分享的摩擦确实比较大,成本高,而且它每次分享的好像价值不是那么的大。

  但是5年10年以后,这些领域里面一定会出现一些非常有趣的公司,为什么,因为整个信用机制越来越发达,分享的摩擦越来越小,乃至一些社区里面,我们熟人社会的出现的一些工具的分享,甚至家里没有酱油到邻居家去借一些酱油的事情,在未来的社区也可能会发生。一些社区性的分享的平台网站也会出现,为什么,因为整个社会的信用体系的发展,会让分享变得越来越容易,门槛越来越低,一些低价值的一些产品或者存量的资源,或者是经验和知识和时间,都可以得到有效的分享。另外从企业的角度,刚才刘部长讲了,就是今天的平台是连接所谓的需求和存量的资源,有效的一种方式,平台经济可能是未来分享经济中的一种主要的模式,但是平台不只是做连接,为什么这么讲。小猪的分享其实是从沙发开始,但是现在差不多应该在全国有25万套房间,覆盖了300多个城市,用了5年的时间。

       这个里面的逻辑不只是做连接而已,这里面有很多的逻辑是一个平台要从治理模式,从基础设施都要去满足一个网状的分享的商业模式的需要的那些所谓的生态,这里面有很多很多的。比如说,我刚才说的所谓信用的闭环和交易的实名制闭环。尽管我们看到整个这个,我们的身份的实名制,我们交易的闭环,它已经有所谓的宏观的基础设施,但是对于一个垂直的平台来说的话,我们还要做很多很多的事情去把它闭环起来,这里面有很多我们加入一部分,包括未来还有新的基因新的技术新的互联网新的AI的发展,我们现在正在探索人脸识别的这个技术,未来的这些身份证开锁的技术,未来指纹识别虹膜识别技术都可能会运营到所谓的信用闭环里面去。另外我们整个支付体系在我们发展到今天从国外到中国所有的租房分享的领域,基本上支付的模式都是用提前预付的模式来做整个交易的流程和运营模式。这个原因是什么,因为这个信用机制还有,但是如果我们推想,如果信用制可以发展到第二第三个阶段的时候,这个不仅可以不付押金,而且可以让预付模式变成后付模式。就像今天阿里推的信用是一样,如果底层的信用机制可以变得如此之美好,那么整个交易模式还可以极度的往下降,可以让交易的效率变得更加的。另外可能还是需要在系统控制风险,对控制以外可能还需要解决一些所谓的保险的机制,一些新型的保险去保,去支持新的一些业务模式,解决一些事后救助的问题,这也是需要去创新的地方。

      另外我们要知道的是,我们谈到就是刚才几位领导的分享,分享经济意味着成本标准化,成本更低,效率更高。那么我们在看到整个闲置资源的利用的情况的时候,它第一次需要成本但是简单的去做连接,很多时候不一定这个效率会提高,比如说举例,我们和酒店去比,酒店是有前台,我们前天就意味着大量的人力的资源会被消耗掉。那么当个人去做租房分享的候,其实里面有巨大的安全负载,当他从单位,公共的岗位离开到家里去接待房客的时候,其实他的成本有可能会比酒店的成本还要高,特别是是交通拥堵的城市,往返要好几个小时,还会遇到一些飞机晚点的情况,那么这样的体验就非常非常的不好。那么但是当智能设备运用到的时候,比如说智能门锁可以装到这个被分享的房子的时候,但是发现突然整个的交易效率就变高了,房东可以不离开自己的位置,通过密码的分发就可以让房客入住到房间里面来,而且这个房客也不需要去等待房东来接待他,可以随时进入这个房子。甚至一些商务为什么现在开始使用短租,因为它可能24小时能够无障碍的进入到房子里面来。另外我们说智能电表的使用,智能开关的使用,烟的报警系统使用和煤气报警系统的使用,都能让房屋智能化起来,然后它的安全提高效率提高,甚至满足监管的一些要求。所以整个的智能设备也是我们这个领域里面,我们这个企业要重点关注的一些事情。另外就是我们谈到的一些服务链的问题,我举个例子,像我太太,我们是在成都有房子,然后在北京工作生活,那么成都的这个房子,一方面是通过智能门锁来解决接待的问题。当一个房客被我太太接受入住之后,通过云端就可以发送密码,这个房客随时可以进到我们家里去,不需要我去接待,另外它的保洁也是通过一个所谓的去中心化的连接,让很多酒店的阿姨当她有休假的时候,她可能加入到我们这边来,用她闲置的时间或者她的技能来服务于一个有需求的房间,或者是其它社区有时间的阿姨或者是大叔,他们也可以加入我们接受我们的培训。当一个房屋有需求的时候,他可以及时响应。所以当我太太接到一个客户后,她可以在手机上发起一个保洁的需求。那么另外一个分享经济的发生,一个阿姨或者一个酒店的保洁人员,可以来解决这个房间的需求。

       当然密码也可以发给保洁的阿姨。当这个房客离开的时候,这个阿姨可以上门去做保洁的服务。那么为什么这个重要,也是因为很多这个房客和房东都有这样的需求。比如说房东,他愿意把这个房屋分享出来,但是他是一个白领,他是一个中产阶级,他没有自己的时间去打理自己的房子,做这个事情,他每小时的成本其实是非常高的。但是通过分享经济去把其它人的闲置时间分享出来的时候,这个新的服务链就会发生。另外对很多客人来说,他可能之前习惯于住酒店,是因为酒店通过标准化的方式能够解决所谓的室内的卫生,特别是对卫生的保障的问题。当他使用一个去中心化非标的形式,他其实是之前是非常担心。但是你通过相对标准化的房子,建立标准的流程的时候。比如说消毒,比如说铺床,那么能够减少用户对这方面的担心,让这个事情在标准化的程度可以得到大幅度的提高。

       那么综合来看的话,今天的分享经济在一个领域过程当中逐渐的渗透,床和沙发可以变成这么多人参与,其实不只是连接的问题,它需要一系列的这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而且是一个特别消耗。但是这个也是必须要做的一件事情。所以今天的互联网创业,特别是在分享经济领域里面,它不是一个新的领域,其实是一个新旧结合的领域,也不只是一个,它其实是一个。而且是整个基于刚刚谈的存量的资产,新的信用体系,还有所谓的去中心化的趋势,去做很多新的服务链才能够完成。那么整体上现在看起来分享经济是什么,传统企业家来看的话,它就是附能,附能到个人。个人可以去用我们40年的工业化的基础,那些已经被创造出来的存量资产,用他们的聪明才智开始去做分享,去颠覆原有的一些服务或者是生产方式。这里面蕴藏着巨大的一些创业机会。所以这个角度不是站在一个非常小的趋势上面,而是站在一个后工业化的角度去看。未来的很多的增长,可能40%乃至于50%的增量可能都不需要用工业化的方式去做所谓的增量制造,很多的在存量上可以搞定它的增长。非常同意张总的观点。好, 根据这个的报告,短途市场会被市场更大程度的认可。

  未来我们在想,整个标准化的酒店和非标住宿或者个人租房分享产生的非标住宿之间会是一个什么样的关系。一方面我觉得是一个取代或者被取代的关系。就是说未来可能有40%乃至于50%的住宿是要通过分享经济的方式来满足。但是同时,因为分享能够把体验重构把价格重构把成本重构,那么未来会产生更多增量的需求,比如说我们今天看到的周末度假的需求,聚会的需求,会议的需求,家庭旅行的需求,都是因为创造出了这种标准化酒店没有的供给和体验,很多新的需求会激发出来。它能为整个社会的经济的增长贡献更多的东西进来。我们相信分享经济会持续的深入的改变整个中国经济。

_DSC4573.jpg





分享到:
qrCode
电脑版
客服电话 13826439323
qrCode
手机版